四十年前的人是如何应对疫情的?

admin 国内防疫资讯 2021-01-12 20:08:07 19 0
优质无纺布订做面粉袋订做
口罩用无纺布布,一次性口罩无纺布|兰色口罩布,白色口罩布,N95口罩无纺布大量现货,电话/微信:18503801912
四十年前的人是如何应对疫情的?  第1张

  - 本期故事关键词:抗疫 -

  灾难让人揪心,也让人心变得柔软,虽然人与人的空间距离远了,内心距离却是近了,更加懂得彼此珍惜,懂得生活的意义。

  ”

  母亲去世的时候,父亲年过半百,一个人扛起了家庭的责任。如今我已近五旬,在这次抗“疫”中,深感作为父亲与男人的责任。在看到有关疫情的官方通报时,我就提醒家人少去超市与医院之类的场所,取消了在餐厅预订的年饭,也推掉了到亲戚家的团年活动,通知外地的弟弟不要返乡过年,让他退掉已订好的火车票。毕竟我们是经历过2003 年“非典”疫情的人,警觉性比较强。

  武汉宣布封城之后,我一大早到超市补充了些生活物资,又把车子的油加满。我跟家人说,坚守不出,固守待援。出不去,就只有等外面的援救,等灾难过后的安全。就如洪灾中被困在屋顶与树梢上,你需等他人驾舟而来,等洪水退去;就如在地震或矿难中被困于废墟中,你要等外面的力量来救你回到地面。

  这个固守的时间显得漫长又让人焦虑。几天后,机动车的出行就受限了,车子加了油也用不上,大家也不敢出门溜达。居家生活开始时还能自如应对,十几天后,家中储备的生活物资就显得捉襟见肘,又不能冒险到超市采购。

  到了2 月份,又开始实行小区封闭管理,大家想采购都不能出去了,只有靠不多的存货苦苦支撑,每餐减少菜品上桌,能将就着下饭就行,连干菜之类的都吃光了,冰箱中冻肉之类的食物,全部消耗一空。幸好后来我们找到了网购的渠道,蔬菜可以送到小区门口,才摆脱了困境。

  想起来恍如一梦,年前,大家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几乎是人传人的消息一出来,人与人之间就失去了信任感,见谁没戴口罩就离得远远的,戴了口罩也要保持距离,不接触,不说话。一夜之间,感觉连空气都不可信任。

  前几天,我在超市购物,在药店买药,遇见咳嗽的,还没当回事,后来都觉得害怕,因为这新冠肺炎的传染性实在是太强,万一遇到了确诊病例,多危险。我连下楼倒垃圾都保持警惕,尽量错开邻居,也总觉得外面的物体似乎都带有病毒,回家后就换衣服,不停地洗手,再从头到脚洗个澡。在家摸了什么物件之后,也得马上洗手。直到现在,没戴口罩你都不敢在外面自由呼吸。城市重启,难就难在对外界信心的重建。

  居家隔离的日子一天天过去,各路支援的力量源源不断前来,让人看到了希望。

四十年前的人是如何应对疫情的?  第2张

  作为媒体人,我没少关注过灾难,洪水、地震、泥石流、矿难、疫情、冰雪灾害、旱灾,一次次为他人的困顿而呼吁,一次次感动于众志成城与同舟共济。这次,自己身处疫情的风暴眼中,街上到处可见“救灾”的帐篷,一如以前看到的那些灾难的画面,我从旁观者变成了被外界关注与关心的对象,百感交集。

  我曾写过《每次灾难都让国人忧心远方的困顿》,为灾难中人力物力的缺乏、救灾与生产能力的困顿、民生之艰而忧心。这次,面对近在眼前的景象,置身困顿之中,我却无力写下文字。

  我跟孩子说,世界就是这样,总有灾难会猝然临之,你只有面对现实。就如汶川地震,又如郴州冰灾,而这次是武汉的疫情。谁也不想摊上这样的事,可大自然的事,谁也说不准,面对无妄之灾,只有既来之,则安之,以坚强来守到灾难退去。

  生命中,也总少不了三灾两难,少不了有至暗时刻要面对。于个人而言,困坐家中并不是特别难熬,因为足不出户的经历早刻骨铭心,也曾在病床上躺了几个月,多少年连走到单位都困难,更没有上过街,没有出过远门,多少个春节没有欢天喜地,于我都习惯了。但这样的不能外出,还是让人感到无奈。

  从小,我也经历过疫情与灾害的考验。那时还有父母,生活在他们的庇护之中,并不觉得有多紧张与不安。

  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我经历过一场脑膜炎疫情,同样是在冬天,同样来势凶猛。据说,如果发病后24 小时之内没有及时送医,人就有生命危险。我的同桌就因病去世,头天还在上课,第二天就没有来了,后来就再也没来,旁边的座位空着,我一个人坐了一个学期;同村的一名小女孩也因病去世,小我几岁,却是邻居家的长女,常天真地问我一些问题,还没有来得及上学,来不及明白这个世界,就离开了,永远地离开了。

  生与死就在一夜之间,脑膜炎疫情对人的心理冲击也蛮大的。只是那时年幼,我似乎没感到恐慌。

  我还记得那时的防“疫”措施,有生吃红皮萝卜的,有挖芦根煮汤的,有专人每天入户给大家往鼻子里喷药。

  芦根煮水喝能防“疫”,似是中医方法。那一年,水塘的芦根被生产队统一挖来给村民防“疫”,放在大锅中熬好汤后,再分给各家各户饮用。后来那口水塘就没有芦苇了,芦根被挖绝了,水塘改成了稻田。田地到户后,成了我家承包的责任田,一年又一年,我与父母,在那块田上种过水稻,也种过油菜。如今,父亲就安息在那块稻田上方的山林中。生命总会在某个时刻,以某种方式告别,防过了这种疾病,躲不过那种疾病。人来到世间,享受大自然的赐予,又要应对大自然的灾害,只能尽人事、听天命,尽量趋利避害、逢凶化吉。

四十年前的人是如何应对疫情的?  第3张

  现在想起来,我都惊奇于四十年前基层乡村的防“疫”效率。全公社就一所卫生院,我们一个生产队就有好几个发病的,全公社的病例数可想而知,但都集中到公社得到了救治,做到了“应收尽收,应诊尽诊”。可见那时的公共卫生应急能力也还是不错的,生产队天天有人来给大家鼻子里喷药,就说明了这点。正如这次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靠社会组织的力量阻断了疫情传播,四十年前我在那场脑膜炎疫情中,同样见证了社会组织高效防控的力量。

  在脑膜炎疫情中,我家人也有中招的,弟弟在夜间发病了,当时还只有六岁的样子。我爷爷拄着拐杖,连夜踏雪去将在外地工作的父亲找来,父亲赶回家后,又连夜冒雪将弟弟背到十几里外的公社就诊。那一晚,父亲应该是一夜未眠,也一夜难眠。

  正如专家所说,每次疫情都是最早的那批病人要遭受不幸,因为病因未明,治疗手段还在探索中,后来摸到路了,就好办了。那次脑膜炎疫情中,除了早期病人有不治的,后来的都治好了,包括我弟弟,也没有留下后遗症,一直挺好的。

  我爷爷也讲过他在解放前遭受的疫情,那时缺医少药,能活下来全靠自身体质。爷爷说,村中好几个大健汉,一担能挑两三百斤,在拉了几天肚子后就死了。他也拉了肚子,拉到第三天时,他绝望了,因为他看到别人都没有熬过三天,心想这回是死定了,但他在第四天奇迹般减轻了症状,幸运地活了下来。

  我自己也患过疟疾,至今记得晚上发高烧的情景,梦中是一片蓝色。后来就没有那样高烧过,父亲将我带到县城去治病了。

  同样在上小学阶段,有次雨下得特别大,早上去学校途中就在下大雨,下午放学时还在下大雨。回到家时,听说发山洪了,全村的男人们正在上堤抢险,以保住村子上方的一座小型水库。母亲让我们打着伞,抱着棉被,到山坡上的大树下躲避,以防不测。那次抢险也是万幸,大家将闸门撬开了,加大了下泄量,又往堤坝上加料夯实,终于化险为夷。多年以后,那里都能看到抢险的痕迹,为了泄洪,一截水管被撬破了,溢洪渠道也拓宽了。

四十年前的人是如何应对疫情的?  第4张

  我上初中时,有次放假回家,村里传言说要发地震,于是晚上全村的人都离开家,到禾场上打地铺睡。大家将晒箕拿来搭棚,坐在里面打牌聊天。结果是虚惊一场,睡了几夜,大家也忙乱了几天,后来说是报错了。

  当年陪我抗“疫”、陪我对抗疾病的父母都已不在人世。如今我为人父,在这个时候要担起一家人的防护之责,从生活保障到健康提醒,方方面面操着心。疫情防控期间,我没让家人下过楼,一个人外出搬回各项物资,让家人不用与外界接触。

  我跟孩子讲过去的经历,告诉他人一生总要经历这样的事情,鼓励他坚强面对眼前的一切。孩子是“非典”那年出生的,他来到世上时疫情已过去。他说,没经历“非典”,自己却面对了这次疫情。

  灾难让人揪心,也让人心变得柔软,虽然人与人的空间距离远了,内心距离却是近了,更加懂得彼此珍惜,懂得生活的意义。多少年没有联系的同学打来电话,给予关心,老家的侄子与堂兄也是。

  灾难中,有心塞,也有宽慰,人性的光芒总会穿透阴霾,让你等来春暖花开。

  2020年2月14日

  -END-

  本文节选自|《母亲已比我年轻》

  作者| 徐汉雄


0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部分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未注明原创皆转载自网络或者游客投稿,若有侵权请留言删除,谢谢!

本文链接:http://kzflw.com/post/1244.html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