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局势:疫情平添变数 未来面临挑战

admin 国际防疫资讯 2021-01-09 19:56:07 23 0
优质无纺布订做面粉袋订做
口罩用无纺布布,一次性口罩无纺布|兰色口罩布,白色口罩布,N95口罩无纺布大量现货,电话/微信:18503801912

  【内容提要】

  中东经济高度依赖外部环境,突如其来的疫情使原本脆弱的经济形势雪上加霜。当前新冠疫情导致中东经济恶化,使中东未来有可能出现新的政治动荡。

  未来,不排除有更多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实行关系正常化。历时半个多世纪的阿以博弈日渐向有利于以色列的方向转变。

  眼下,最大的变数是美国总统易人,未来新政府的中东政策可能局部回调,美国与以色列、沙特等国的蜜月期恐将结束,美国与伊朗的紧张关系或可局部缓解。

  中东局势:疫情平添变数 未来面临挑战

  □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田文林

  自2011年中东局势动荡以来,至今已整整十年,但相关国家国内形势并未根本改观。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为地区局势平添变数,中东未来前景仍不乐观。

  新冠疫情导致中东经济雪上加霜

  2020年新冠疫情全球肆虐,中东地区同样未能幸免。截至去年底,中东地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总数超过700万例,且感染人数仍在快速增加。中东经济高度依赖外部环境,突如其来的疫情使原本脆弱的经济形势雪上加霜。

  一是中东旅游业深受冲击。新冠疫情爆发后,中东各国不同程度出台断路封城、停工歇业、关闭边界等举措,由此导致中东旅游业深受影响。埃及、突尼斯、摩洛哥、黎巴嫩等国家的休闲旅游以及沙特、伊朗、伊拉克等国的旅游业,均受到巨大影响。阿联酋和卡塔尔等国作为国际航空港的功能,也因全球航空业萧条而受到影响。埃及2019年至2020财年(2019年7月至2020年6月)旅游收入预计减少50亿美元。突尼斯2020年前5个月旅游收入比去年同期下降50%。沙特推迟旅游签证签发并最终取消朝觐,导致该国旅游业遭受重创。

  二是油价暴跌导致中东产油国入不敷出。2020年新冠疫情导致全球能源需求下降30%,加之2020年3月沙特与俄罗斯发动价格战,导致国际油价持续低迷。油价暴跌及疫情影响使原本经济宽裕的中东产油国入不敷出。有研究表明,海湾六国2020年财政赤字将达1800亿美元,预计到2023年将达到4900亿美元。沙特财政赤字将占55%,科威特占17%,阿联酋占11%。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20年6月30日预计,海湾经济将萎缩7.6%,为近40年来最低。中东产油国“过紧日子”,使中东非产油国的侨汇收入大幅减少。埃及、约旦、黎巴嫩等国来自海外的侨汇收入下降10%。

  发展滞后曾是导致2011年和2019年中东局势动荡的主要根源。当前新冠疫情导致中东经济恶化,使中东未来有可能出现新的动荡。

  阿拉伯世界转型引发多重外溢效应

  阿拉伯世界长期处于中东政治舞台的中心位置,但近几十年来,尤其2011年中东剧变后,阿拉伯世界开始进入转型期,由此导致中东格局出现两大主要动向。

  一是地缘竞争空前激烈。随着中东地区地缘政治格局进一步变化,从解决问题的一部分变成了问题的一部分,土耳其、伊朗、以色列等非阿拉伯国家竞相参与地区主导权的争夺。目前,土耳其几乎介入中东所有地区热点和地区冲突;伊朗则以“什叶派新月地带”为势力范围,地区影响力逐渐扩大;以色列则加快“远交近攻”,借以瓦解敌对国家。地缘争夺导致中东“低烈度冲突”此起彼伏,出现某种程度的丛林政治状态。

  二是阿以矛盾出现历史性缓解。过去相当长时期,阿拉伯世界将以色列视为西方安插的“代理人”,将以色列视为敌人,并一度发誓将以色列“赶下大海”。二战后数次中东战争,实际就是围绕阿以矛盾展开的。然而,以1977年埃及率先访问以色列为转折点,阿拉伯世界的反以统一战线开始瓦解:先是1979年埃及与以色列建交,后是约旦1994年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时至今日,随着中东地区地缘政治格局不断变化,越来越多的国家已经不愿与以色列正面对抗。2020年,阿联酋、巴林、苏丹、摩洛哥等国先后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未来,不排除有更多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实行关系正常化。历时半个多世纪的阿以博弈日渐向有利于以色列的方向转变。

  美国在中东地区影响力持续下降

  自冷战结束以来,美国一直是主导中东事务的最大域外国家,由此使中东格局打上浓重的美国烙印。但近年来,“反恐战争”失利使美国硬实力消耗巨大;所谓的“中东民主改造”失败使美式价值观吸引力下降。软硬实力严重受损,使美国独霸中东越来越难。从2009年奥巴马政府(事实上从小布什政府后期)开始,美国就在中东进行战略收缩。2017年特朗普政府上台后,特朗普的中东政策看似处处与奥巴马政府“对着干”:奥巴马疏远以色列、沙特等传统盟友,并与伊朗缓和关系;特朗普则强化与以色列、沙特等地区盟友关系,同时加大遏制伊朗力度。但从战略层面看,特朗普政府延续了奥巴马时期的战略收缩态势,尽可能低成本维护自身利益;降低反恐调门、停止“输出民主”等。只不过特朗普的执政风格飘忽不定,由此使美国中东收缩政策呈现出“总体收缩,精准介入”的“波浪式后退”特点。即一面进行力量收缩,一面适度增加介入。美国在中东战略收缩使其对中东政治的影响力和塑造力日渐“退潮”。

  展望2021年,中东形势仍不乐观。经济形势恶化导致中东国家随时存在政权垮台风险;地缘争夺使中东“冲突频率上升,冲突烈度下降”,类似苏莱曼尼遇刺的“黑天鹅事件”仍可能出现。最大的变数是美国总统易人,未来新政府的中东政策可能局部回调,美国与以色列、沙特等国的蜜月期恐将有变,美国与伊朗的紧张关系或可局部缓解。


0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部分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未注明原创皆转载自网络或者游客投稿,若有侵权请留言删除,谢谢!

本文链接:http://kzflw.com/post/1211.html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