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客》6万字纪事:特朗普治下的美国疫情如何失控

admin 国际防疫资讯 2021-01-05 22:17:56 17 0
优质无纺布订做面粉袋订做
口罩用无纺布布,一次性口罩无纺布|兰色口罩布,白色口罩布,N95口罩无纺布大量现货,电话/微信:18503801912

  2020年12月28日,美国杂志《纽约客》(The New Yorker)刊发长文《瘟疫之年》(The plague year)对美国新冠疫情悲剧背后的错误和牺牲进行了梳理,同时对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出了最直接的批评。

  73岁的文章作者劳伦斯·莱特(Lawrence Wright)是一位曾获得普利策奖的美国作家。他在文章中称,美国政府在疫情面前呈现的混乱程度令人咋舌。对疫情的漠视、跟不上节奏的检测、撕裂的口罩议题……美国由此错失了控制危机蔓延的数次机会,而如此多的痛苦、死亡、贫困和悲伤本可以避免。

  据莱特总结,两个因素决定了抗疫的成败。一是经验,一些曾受过疾病折磨的地方更善于应对当前的疫情,比如沙特阿拉伯比许多国家做得更好,可能是因为该国曾经有过应对MERS(中东呼吸综合征)的历史。另一个因素是领导力,在这场危机中表现相对较好的国家和州,都是由坚强、富有同情心、果断的领导人领导的,他们敢于对民众坦率直言。

  这场大流行暴露了美国社会的弱点,也戳穿了一个毫无领导力的特朗普。“他用自己的语言和榜样,身体力行地成为一个破坏者……他通过干预科学和隐瞒真相的政治操纵者,来颠覆医疗机构。他那拥挤的、不加掩饰的政治集会,是不计后果厚颜无耻的行为。”莱特写道。

  美国疫情失控始于政府漠视

  文章提到,早在2020年1月下旬,美国最大的口罩制造商Prestige Ameritech公司高管迈克·鲍文就曾两次致信政府,提醒美国应重视口罩供给问题,但遭到了美国政府的无视。

  2020年1月23日,在时任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部长亚历克斯·阿扎的会议上,被美国媒体认为是政府内“吹哨人”的美国前国家卫生研究院官员里克·布莱特警告说,“病毒可能已经在这里了,我们只是没有检测出来而已。”布莱特同时呼吁立即采取行动应对口罩短缺问题,却发现卫生与公众服务部没有反应。

  特朗普政府的官员似乎打定主意不理睬分享坏消息的科学家。当地时间去年1月20日,也就是中国公布新冠病毒基因序列的第10天,美国疾控中心已经开发出了一种诊断测试手段。阿扎当时向特朗普吹嘘说,会在几周内准备好100多万套检测设备。

  但现实是,美国食品药物监管局(FDA)直到2月4日才批准这一检测手段投入使用。疫情暴发的最初几个月里,美国全国范围内从未有过足够可靠的、在两天内能得到结果的测试盒,“然后一切都乱了套”:没有检测试剂盒,追踪接触者的工作受阻;在没有接触者追踪的情况下,病毒在传播的道路上畅通无阻。

  莱特称,在提供新冠检测问题上的失败,标志着美国错失了控制危机蔓延的第二次机会。第一次机会则是,应该第一时间对新冠病毒“人传人”以及“无症状传播”的特性建立认知,并颁布旅行禁令,实行严格的隔离政策。

  白宫内部派系争斗

  时间进入3月,美国新冠病例开始激增。副总统迈克·彭斯代替了阿扎负责白宫新冠疫情应对小组,阿扎仍是其中一员。但开会的时候,参会者经常用尖刻的言辞交锋。

  彭斯的前国土安全顾问奥利维亚·特罗耶告诉莱特,“我无法形容白宫里这些疯狂的派系。我经常想,如果这些人能更多地专注于为国家干实事,而不是互相拆台,那我们的处境会多么地不同啊。”

  她回忆说,官员们认为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对媒体“过于直言不讳”,总统高级顾问、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和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等特朗普的下属官员抱怨他“口无遮拦”。

  3月11日,白宫新冠疫情应对小组成员挤在总统办公室里开会,应对小组协调员黛比·伯克斯和福奇曾主张关闭欧洲入境美国的渠道。虽然库什纳等人表示反对,特朗普仍然在会后宣布,将在下个月暂停从欧洲前往美国的航班。

  特朗普还签署了一项法案,提供8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36亿元)帮助疾控中心和其他政府机构对抗疫情,强调了老年人面临的危险,并敦促养老院暂停不必要的探访。

  莱特认为,这也许是特朗普第一次以真正全美的领导者形象出现,一个愿意负全责的总统。如果他继续扮演这一角色,美国在危机蔓延时就会有不一样的结果。

  联邦政府支持不足,口罩政治化

  到了3月中旬,美国开始封锁,特朗普突然变得不耐烦起来。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他谈到新冠病毒时说,“这种病毒完全在我们的掌控之中。”

  报道称,美国大多数州长以为,危机当前,联邦政府会迅速提供帮助,存放应急设备的仓库将会打开。他们以为特朗普会援引《国防生产法案》,迫使私营企业生产所有医疗必需品,解决呼吸机、N95口罩和鼻拭子严重短缺的情况。

  而特朗普的回应却是:“我们只是后备力量。”这意味着,美国联邦政府的计划被证明就是没有计划。当华盛顿州州长、民主党人英斯利意识到这一点时,他大吃一惊地表示:“这相当于罗斯福在1941年12月8日(编注:太平洋战争爆发后)说,祝你好运,康涅狄格,你自己去建造战舰吧。”

  报道认为,美国最初的疫情应对已经迟钝了,测试盒的麻烦又使这个国家浪费了几个月。后来,美国疾控中心主任雷德菲尔德告诉莱特:“直到3月中旬,我们才明白许多新冠患者没有症状,却同时具有高度传染性。”

  针对这一迟到的发现,口罩提供了一个现成的解决方案。4月3日,美国疾控中心终于宣布,口罩是至关重要的武器,而这是有效遏制新冠病毒的最后机会。

  但令人意外的是,戴口罩问题在美国社会迅速上升到了政治层面,许多保守主义者谴责戴口罩的规定是对自由的侵犯,在特朗普的白宫,戴口罩似乎是一种近乎“叛国”的行为。

  当特朗普本人宣布新的口罩建议时,他强调说,“这是自愿的。”然后他补充说:“反正我不会这么做。”

  从拒绝面对疫情到“彻底投降”

  特朗普选择对病毒视而不见的态度从4月起持续至今。10月19日,当美国单日新增确诊病例超过6.5万例时,他抱怨道:“人们厌倦了福奇和所有这些白痴的话,一天到晚就知道新冠!新冠!新冠!新冠!新冠!新冠!”

  10月25日,特朗普的幕僚长马克·梅多斯宣布,“我们无法控制疫情。”报道认为,这也就是说,美国政府彻底投降了。最终似乎不可避免,特朗普本人成了新冠病毒感染者。在最高超的医护人员的治疗下,他很快痊愈出院,并宣称“我感觉比20年前还要好!”

  莱特称,特朗普本可以让整个国家团结起来,这位美国总统也曾说过,“美国正在进行一场保护公民生命的历史性战斗。我们最大的武器是每个公民的纪律和决心,待在家里,保持健康。”

  “这正是我们需要的总统,可惜他不是。”莱特评价道。

  特朗普的抗疫表现也对美国大选产生了影响。“年初的时候,特朗普看起来是不可战胜的。民主党感觉自己希望渺茫。到弹劾审判结束时,当我们开始听到有关病毒的消息时,我们并不确定这会成为一件大事。”莱特援引一名国会参议员的话写道。

  “特朗普在竞选中对抗拜登,但其实主要是对抗新冠病毒。新冠肺炎不能杀死特朗普,但它可以打败他。”莱特写道。


0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部分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未注明原创皆转载自网络或者游客投稿,若有侵权请留言删除,谢谢!

本文链接:http://kzflw.com/post/1176.html

评论